bbin台导航·2019垂钓日志之骆马湖取水口,鱼口喜人
时间:2020-01-09 09:27:55

bbin台导航·2019垂钓日志之骆马湖取水口,鱼口喜人

bbin台导航,十二月二十八日

反复看不同媒体的天气预报,都说今天南风,有的说三级,有的说一级,《钓鱼人》预报的南风还是四级!预定的地点不能去了,去哪呢?在微信上问了钓友“大须谦”,他说双塔西,桥西可去。那个地方我去过,秋天。冬天如何呢?

这个周末在宿迁度过,下周一早晨还得回到淮安。来了宿迁,自然要瞅空子钓鱼了,不然就真地辜负了风光旖旎而又资源丰富的骆马湖了。

今天仅有半天时间钓鱼。下午三点四十得准时到金田湖畔接读书郎,四点得准时送达市府西边金田国际大厦另一个辅导班。六点,再去接他回家。

犹犹豫豫的,去哪呢?双塔西,湖边都很近,但湖边车好开。去联合水务取水口看看吧。群里的钓友们说,这里也还行。

我到了那儿,已经有三个人到了。一个正在打窝,一个已经支好了台钓桌,一个在湖边走,考察寻找钓位。

湖水还是不大,水泥坡下的乱石完全裸露出来。站在乱石上打窝。两个点,一个点打了两个,八字形,移竿人不动。

今天来这里钓鱼的人真不少。大堤上能停车的地方都停满了。岸边可以伸竿的地方也都站满了人。九点左右我数了数,我左边十一人,右边十九人。加上我,三十个左右。人还在继续来。大多是传统钓,也有台钓,还有好几个抛竿钓。

天气很好。湖边的风力并没有四级,连三级都不到。大概二级。

太阳朗照,湖面波光粼粼。水天一色,碧蓝碧蓝!几只红嘴灰鸥展翅飞翔,时而高飞上翔,时而束翅下坠,快到水面了,突然又上翔蓝天。欢快,轻盈,矫健,敏捷。

远处有渔民撒网,雪白的丝网,竟然撒了一两千米远,然后敲打金属,既有节奏,又有韵律。离得远,对岸边的垂钓没有影响。

有位钓者打好了窝来我跟前跟我聊天,也是退休职工。他说他是在原泗洪陈集中学退休的,是后勤工人,事业编制,高级工。他今天带了小抛竿,也带了手竿。后来我看到,他用手竿钓了会儿,没钓着什么,小抛竿倒是不断上鱼,索性扔下长竿,端坐看抛竿。不时收线取鱼。

四十分钟后,我开始连接钩线,测试浮漂。湖底平坦,在一个窝子里调好了立漂,竟然在四个窝子里都适用!只是露出水面的目数不一而已。多的露六目,少的露两目、三目。

这位陈集中学的师傅问我每月退休金多少,我告诉了他,他说你是副高职称啊!到底是在中学工作的,懂行。他又说,你们县的工资,不如我们区的工资多哦。陈集划归宿城区之后,工资上升幅度较大。是的,他说得没错。小小一个地级市,所辖三县两区,却工资待遇不一。同样在中学工作,同样副高职称,县与区工资每月竟然相差一千五百多。这不能不令人想到诸侯割据时代的诸侯经济!政治上天天强调大一统,经济上却又如此同工不同酬。你说,一国之内,一省之内,幅员辽阔,经济发展不平衡,有地区差也就罢了,区区一个屁大的地级市也要弄出差别,真是美丽的国度,奇葩的“市度”!

一个小时了,开钓。

鱼是在左边的两个窝子里先钓到的。鲫鱼。吃口很轻很轻,漂相极其沉稳。好在面北避风,面前三十米之内,水面没有一丝波纹,南风,大堤上挡浪墙,波浪在远处。所以,哪怕是极细微的漂动,都可以看出来。

看我钓到了鱼,那位师傅说,有口了,开始钓!走了。他距我约四十米,他与我之间还有两人,一位是台钓哥,一位是身着军大衣传统钓的“大衣哥”。

到底是数九寒冬了,今早湖边有冰冻。鱼口轻得你必须目不转睛地凝视浮漂,否则鱼口稍纵即逝。有一次,上了俩,立漂也仅仅上浮了半目!要是春夏秋两条鱼撕扯,漂相会是大幅上浮或下沉的。

在左边钓了约一个小时,来到右边。下钩不久就有口了。两个窝子里都有鱼。竟然还有翘嘴上钩,也钓到了鳑鲏,还有宿迁人叫的“芦棍子”。寒冷冬天,这些小鱼一般都“冬眠”了,可今天它们依然活跃。

又钓了双。

右边的大衣哥打了重窝,红色的底窝料打了两下,不锈钢打窝器,可是,两个小时过去了,他还没钓到鱼。十一点多,他的竿子举不动了,竿稍大弯弓。我说,钓到大的啦?他答,不是,挂底了!他一用力,立漂抖掉了,横躺在水面上。我伸竿去钓。一次,两次,三次,离岸越来越近。果然被提离水面,钓了上来。原来,漂座也掉了,嵌在立漂上。金三勾住了软皮漂座。

再回到左边,依然上鱼。

我的西边有位钓友抛竿钓。本来也是带了长竿的,长竿钓得不好,干脆只用抛竿。他可能是今天钓得最好的人了!一竿甩下去,不久就收线拿鱼了。有时上两条,甚至上三条。钩抛得远,上的鱼也较大。我看他几乎没有闲工夫,一直在上饵,抛投,收线,卸鱼。有时候抛下去仅仅数秒,就上鱼了。还一收两条。

这种小抛竿我也有两支,可许多地方的水里有地笼、破网、芦根什么的,用得很少,饱受限制!下次再来取水口也带来玩玩。这里的湖水受到严格保护,严禁下地笼。渔民下丝网也都在离岸很远的湖里。能听到渔民敲打金属的声响,但传到这里,音量已弱。

跟我聊天的那位抛钓师傅也钓得很好!他不时地抛,不时地收,不时地获鱼。小抛竿竿稍细软,铃都不要,只要颤动,就能收竿拿鱼了。

在传统钓的人里,我可算钓得不错的了。远的没看到,我左边的台钓哥、大衣哥,到中午也没钓到多少,大衣哥一条没有。我此时已经钓到三十多条了!大衣哥对我说,上周六这里才好钓啦!那天疯口。钓鱼人很多,人人都有钓获,多的七八斤,少的也四五斤。

那天是本次降雨降温的前一天。

十二点半,我收了。

到家,打开微信。看到了大须谦的留言。问我在哪儿玩的,发了他的在双塔西的鱼获照。我回复了他。

下图是大须谦的鱼获照。

今天没在湖边吃饭,没产生食品包装袋之类的垃圾。